您现在的位置: 香港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 最快开奖结果 >

最快开奖结果

国子策史玉强:资本是改变世界的巨大力量

发表时间:2019-06-12

  资本是一种神奇的力量。是一种洪荒之力。资源、资产、资金一旦转变为资本的形态,就使价值性质发生质的变化,财富数量出现乘法增长,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核动力,一种主导的经济推动力。

  社会发展需要一种主导的经济推动力,这个推动力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运行特征,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正在从一种推动力转向另一种推动力,即从市场经济时代转向资本经济时代。

  全球进入现代世界的初期,主要表现出来的经济形态是“贸易”,也即是货物的流通,在不同的地方之间互补资源和商品的有无余缺。

  推动贸易经济运行的群体是“商人”,这个时期作为经济人的主要特征是经商,他们在各地各国之间往来,看到不同货物在不同地方的价格高低、盈余短缺,当他们在买卖的差价中获取利润的同时,也推动着人类的经济生活不断向前。

  随着贸易的繁荣,社会开始进入工业产品生产时代,经济活动的主体不再是商人,而是企业,企业是在一定的财产关系基础上形成的,企业在市场上所进行的物品或服务的交换实质上也是产权的交易。从而社会进入了市场经济时代。主导着市场经济时代的群体是“企业家”,他们根据市场需求开发出自己的产品,然后生产再铺设渠道进行销售,此时所有的经济活动都围绕着市场展开。

  西方经济体系在20世纪50年代以后、我国经济体系在90年代末期开始进入市场经济时代。

  当工业文明生产出来的产品,早已超越人们生活的基本需求,达到了无比丰富、细分和满足的时候,特别是市场越来越饱和,商品无限的丰富,企业竞争越来越剧烈了。买方市场变成了买方市场。企业失去了对市场的定价权,主导权。它自己又被一种新的经济推动力超越了。

  此时经济的推动力又在发生另一次巨变,以往主要的经济活动是如何满足市场需求,但现在更多的是经济活动则是资本的运作。是资源转化为资产,资产转化为资本,资本转化为资金的价值链运动。

  资本比资源和资产,比贸易和产品更具活力和价值增值能力,它不断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和盈利点,使已经接近稳定的经济格局中总是能够出现新的亮点和活力,这就是资本推动力量。同时中国国民财富配置也由“债权”主导型转变为“股权”主导型,它以股权为杠杆,撬动整个经济的运转。贸易和市场成为了伴生品。资源、资产等生产要素成为了资本经济时代的基础材料。

  这就是我们正在且已经进入的“资本经济时代”,暗中推动经济运行的力量从贸易、市场转向了资本,大部分的经济活动围绕着资本的汇集、调配、管理和投资进行,我们看到的世界从过去的货物、商品变成了资本。

  资本经济时代的主导群体,也从企业家转向了“投资家”,他们能够将资本从各个地方汇集起来,并把它们调配到获得更高资本回报的地方,这就像企业家从利润更低的产品转向利润更高的产品一样。

  由资本带来的新亮点和活力,也越来越成为世界经济新秩序的特征,现在的投资增长已经超过了贸易和市场的增长,以往我们以为投资是伴随贸易和市场的,但现在发生的变革则是:投资占据了主导位置,贸易和市场成为了伴生品。

  我们将会越来越发现,原来的贸易经济和市场经济都成为了资本经济时代的基础材料,当投资带来的资本经济形成后,它的具体实现则交由贸易经济和市场经济去完成。因此,投资作为经济推动力隐藏在深处,大多数人看到的经济活动依然是表面的贸易和市场。资本用一种无形而神秘的力量正在迅速的改变这个世界,人们的关注点将从贸易经济的关税、市场经济的工资,逐步向资本经济的汇率与税收,以及资本成本、资本回报转移。

  现实生活中,假如我们有100万元,投向一般企业,每年回报可能只有10%,如果投向上市公司和股权基金,价值增值可能要30%,50%,甚至翻番。奥妙在哪里?

  创造的价值,资本的神秘武器是人力和人才。马克思主义和当代西方经济学一致认为,资本采取两种形式,即物力资本和人力资本。体现在物质形式方面的资本如厂房、机器、资金等为物力资本。体现在劳动者身上的可用于生产产品或提供各种服务的智力、技能以及知识的为人力资本。 物力资本是不变资本,本身不增值;资本增值是通过人力资本实现的.人力资本增值就是通过对人力资本的积累、投资和扩充,促使人力资本的价值得以提升。这部分资本在生产过程中的使用,不仅再生产出劳动力的价值,而且还生产出超过劳动力价值的剩余价值,其价值发生了量的变化。人才和技术是一种核心的经济资源,资本能聚集更多的人才、技术、信息、知识等高端要素.,投入到生产过程,. 劳动者素质的提高引起物力资本使用效率提高,从而使投入同样的物力资本可以获取更多的产出。 这是资本的全部秘密。

  华为任正非说;人才是华为最宝贵的财富。过去,资本(物力资本)是比较稀缺的资源,支配力更大。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过去资本雇佣人才,现在和未来,是人才雇佣资本。人才会起到更主导的作用,人才创造价值更大。资本需要附着在人才身上,才能够保值增值。

  周转的价值,资本的另一个优势是效率高,周转快。预付资本价值,从一定形式出发,经过循环运动,带着剩余价值,全部回到他原来出发点的形式,就是资本周转。完善的资本市场使流动资本占的比重逐步增大,固定资本比重越来越小,整个资本的周转速度就快。由于资本的周转速度越快,特别是其中流动资本的周转速度越快,就意味着实际发挥作用的可变资本越多,这就可以增加资本所获得的年剩余价值总量和年剩余价值率。

  流动性的价值。资本是交易性金融产品。具有以合理价格迅速转让给交易对手的性能。这是资本的灵魂。资本的价值只有通过交易才能实现。流动性是影响金融资产价格溢价的重要因素。当一般资产变为流动性金融资产时,资产的价值也随之大幅度提高,产生流动性增加值。流动性差的资产,由于持有期内承受贬值的成本和无法迅速转化成可以再投资的就会成本,而形成价值贬值。

  最明显的例子是我国股票市场初期曾经存在的“股权分置”现象,一个企业能流通的股票比不能流通的股票价格高的多。

  总之,资本就像一部财富的发动机,市场的印钞机使企业、社会、家庭的财富得到迅速增长。推动着社会的进步。

  资本的高增值功能使其具有很强的感召力和吸引力,能迅速聚集起社会闲散资金,变成强大的资本,投向企业运营,产生新的价值增值。由于资本市场上的金融工具收益较高,能吸引众多的投资者,他们在踊跃购买证券的同时,向市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巨额长期资金来源。

  资本市场是资源合理配置的有效手段。在资本市场中企业产权的商品化、货币化、证券化,在很大程度上削除了生产要素部门间转移的障碍。实物资产的凝固和封闭状态被打破,资产具有了最大的流动性。一些效益好、有发展前途的企业可根据社会需要,通过控股、参股方式实行兼并和重组,开辟新的经营领域。另外,在资本市场上,通过发行债券和股票广泛吸收社会资金,其资金来源不受个别资本数额的限制。这就打破了个别资本有限且难以进入一些产业部门的障碍,有条件也有可能筹措到进入某一产业部门最低限度的资金数额,从而有助于生产要素在部门间的转移和重组,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资本聚集社会资金的渠道包括企业上市,吸引股民购买股票;中小科技企业为了解决资金紧缺,吸收股权入股;上市公司通过增发等形式并购未上市中小企业资产和股权上市交易,实现迅速扩张;大型集团公司托管,与产业链条的上下游中小企业建立委托关系,在资金、技术、信息、市场人才等要素方面充分共享;发行企业债券融资;发行信托产品,托信托投资公司向民间私募,用于一些大型的基建项目;资产证券化,将有稳定现金流的资产抵押给投资银行(证券公司或商人银行),由投资银行发行相应等价的资产证券化品种,进行融资;资产股份化,企业将净资产作为股份划分,采取MBO (管理层持股)、ESO (员工持股)及向特定的股东发售股份的方式募集资金,并实现股份的多元化。

  以河北为例。截至2017年末,全省共有上市公司56家,全国股转系统(新三板)挂牌公司241家,石家庄股权交易所挂牌公司510家。近三年,河北省企业直接融资5106.19亿元,其中通过境内多层次资本市场实现股权融资1284.39亿元、债权融资1527.23亿元。

  社会进入资本新时代以后,企业再也不能靠自我积累,滚动发展了,必须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发展。

  企业发展大体可以划为创建期、成长期、扩张期、成熟期四个阶段,资本以股权,股票,基金、债券等融资方式,为企业提供全方位资金供给,资本融资贯穿于企业的每一个阶段。助推企业从小到大,从大到强,一路成长。初创期的天使基金,成长期的VC,扩张期的PE以及pre-IPO直到IPO,成熟企业通过并购等方式,努力获取技术、品牌、人才等高端要素,推进企业优化升级、裂变发展。

  不同类型,处于不同阶段的企业还可以分别选择相对应的债种,发行不同的企业券,包括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资产证券化以及绿色债券等。实行股债联动,集合融资。

  资本的介入,不但解决了资金上的缺口,促进企业的扩张;而且是战略性投资,通过引进股权基金是投资方介入到股权中来并参与公司的管理,以先进的管理经验来帮助企业进行长远的战略规划并以ipo最为投资的终点。

  资本介入企业发展,培育起一批批上市公司,跨国公司、产业龙头企业,区域标志性企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史蒂格勒说过“纵观世界上所有的大企业、大公司,没有一家不是在某个时期以某种方式通过资本运营发展起来的,也没有哪一家是单纯靠自身的利润发展起来的。”

  新奥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于1992 年开始从经济事城市管道燃气业务, 2001年5月10日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上市,2002年6月3日转主板。公司上市时规模还较小,只有2000多万利润。进入资本市场后,经过持续的战略升级,形成了天然气销售、综合能源服务、能源贸易、能源输配四大核心业务,致力于成为综合能源服务商。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清洁能源分销商之一。截止2017年底,公司总资产600 亿元人民币,拥有400 多家全资、控股公司和分支机构,员工32000 多人。公司在全国15个省、市、自治区成功运营90个城市燃气项目,为560多万居民用户及18000多家工商业用户提供清洁能源产品与服务,敷设管道逾16000 公里,天然气日供气能力超过2300万方,覆盖城区人口4600多万,在46个大中城市投资运营192座天然气加气站,在20多个大中城市规划和实施清洁能源整体解决方案。

  资金空转,在金融体系内自我循环,不能进入实体经济创造价值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其中的重要原因是我国一直实行以银行贷款等债权融资为的主融资体制。它适应的是传统产业和重资产的大中型企业。进入经济新常态后,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产业组织呈小型化、智能化和专业化的新态势;同时,经济增长将更多依靠人力资本质量和技术进步,创新成为驱动发展的新引擎。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正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标志。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传统产业供给能力大大超过需求,银行资金找不到合格贷款标的;另一方面高科技,创新型、成长性企业一般都是轻资产,企业规模小,存在一定风险,不具备抵押贷款条件而得不到贷款。形成一方面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另一方面大量资金滞留在金融体系找不到出路而空转或沉睡。

  解决资金投不到实体经济必须另辟蹊径,开辟资本通道,开渠引流,建立直接融资体制。一是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组织企业到主板,创业板、新三板、区域性股权市场上市挂牌融资;二是健全多层次债券市场体系,组织企业利用公司债,企业债、中期票据、专项债、可转债等融资;三是发挥各类股权基金的作用,根据不同企业,分别引进天使基金、创投基金,股权基金,并购基金等直接进入企业股权。

  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是写入党的18大、19大的国家战略,是我们一项基本国策。直接融资就是资本融资,实现国家战略必须充分发挥资本的力量,持续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目前,我国新增规模直接融资比重大约为23%,占比依然偏低。未来我国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的比例能达到1∶1是相对良好的状态。构建债权融资与股权融资“两分天下”的新格局。

  纵观中外发展史,资本的力量推动了重大科技革命的成功,包括19世纪的铁路、运河和电气技术革命,以及20世纪的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革命。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写道:“假如必须等待积累去使某些单个资本增长到能够建设铁路的程度,那么恐怕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资本越来越成为经济的第一推动力,资本与产业的结合,打通、改造、延伸、优化产业链条,有效推动产业结构向高级化方向发展。

  一方面是存量的整合,可通过并购重组等手段整合、盘活经济存量,推进产业整合,推进传统产业向现代新兴产业转型,资本的力量在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其一,利用资本市场流动性功能和定价功能,促进了传统产业的资产重组和资源的优化配置。其二,资本市场的发展,推动了企业的公司制改造以及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其三,资本市场的机制,实现了企业的股权多元化改革,帮助企业构建了有效率的激励和约束机制,其四,资本的介入,促进了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改善,进而提高了上市公司质量。

  另一方面是增量的培育。资本市场有着最为成熟的市场化资源配置机制。从世界产业发展史来看,资本曾经对计算机、通讯、网络、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发挥过极为重要的作用,已经被证明是一条促进新兴产业发展的有效途径。

  近几年来,我国通过主板、创业板、新三板等交易市场以及天使投资、风险投资、股权基金等各类投资基金实现风险定价,培育和促进节能环保、新兴信息产业、生物产业、新能源、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制造业和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崛起和快速发展。

  在创业板上市公司中,4成以上拥有国家火炬计划项目,7成以上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公司,8成以上拥有核心专利技术,高新技术公司占比超过9成,创新特征明显。同时,创业板上市公司业绩保持高速增长,研发强度持续提升,电子信息技术、环保、新材料、新能源、高端制造、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表现突出,培育出一批新兴行业龙头企业,成为中国新经济的典型代表。深交所培育了海康威视、京东方、中兴通讯、科大讯飞等一批高科技标杆企业。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研发机构华大基因于2017年7月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资本不但是微观层面的融资工具,也经常在宏观层面,被国家和政府用来实施国家重大战略。资本已经成为国家竞争的制高点。在这方面,资本具有悠久而光荣的历史。有时,资本的力量决定着战争成败和国家的兴衰。美国南北战争初期,财力财力雄厚的南方在战争中连连获胜。华尔街的金融家们协助北方政府发行国债融集大量战争资金,帮助北方政府赢得了这场内战。

  随着资本力量的壮大,我们中国也开始运用资本来助推国家重大战略。这几年,我们先后发行了“一带一路”丝路基金、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基金,中非发展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等,扶持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由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发起,联合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以及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招商局集团、工商银行、清华大学等其他投资主体共同出资设立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投资基金,首期规模100亿元。估计最近雄安新区,粤港澳大湾区、乡村振兴规划都会组建大型基金开发建设。可以预测,今后资本在实施国家重大战略方面会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资本本身有产生金融危机的基因,我们必须严加防范。如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是由美国次贷危机的发展而演化成了一场席卷全球的国际金融危机。但资本更是各国拯救金融危机的杀手锏。

  金融危机一般都是由流动性枯竭和资金链断裂引发的。控制金融危机的蔓延,必须注入大量资金,来控制住局面。短时间筹集起大量抒困资金,只有靠资本的手段。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香港特区政府打破自由市场经济政府不干预的所谓“常规”,动用1100多亿港元的外汇基金,入市收购部分本地股票,捍卫香港股市,捍卫联系汇率制度。此举让屡屡得手的索罗斯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到2000年4月,仅32个月,特区政府就回笼了这笔入市资金,而且还持有等值的股票。

  2015年7月我国发生一场严重的股灾。全市场不到3000家上市公司,最严重的一天共有1717家公司跌停,1000多家公司停牌,市场处于“跌死”状态,流动性岌岌可危。2015年7月,证监会决定证金公司大幅增资扩股,由现有240亿元增资到1000亿元,增资扩股后,证金公司在多渠道筹集资金,维护资本市场稳定。截至7月13日,17家商业银行总计借予证金公司1.3万亿元,证金公司获商业银行授信规模约2万亿元;截至7月27日,证金公司入场救市持股股票达49只。

  2018年10月,中国又发生一场股市暴跌事件。沪指从年初的3348点下跌到10月底的2574点,下降了774点,累计跌幅超过了20%,个股跌幅最大甚至超过50%。各地政府迈出实质性步子。多省份及地方政府纷纷出手抒救本地上市公司。截止10月31日,包括浙江、山东、河南、北京、深圳、江苏、广州、河北、成都等超过20个省市设立了上市公司纾困基金,总规模超千亿。

  当今,我们中国不仅流动着黄河,长江,珠江这些界的巨大河流,也流着一条条汹涌的资本之河,在流动的过程中不断积累着力量,一种改变中国的力量。